青鸟耀星专注电竞兴趣

18330928137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赛事新闻

【电竞热点】火爆的S10全球总决赛,进击的中国电竞

来源:本站     作者:admin    时间:2020-10-26 09:11:51

  火爆的S10全球总决赛,进击的中国电竞-吉林青鸟电竞学校

  

  

  25分钟,这是TES战队推倒LEC劲旅FNC门牙塔时的比赛时间——这一刻,TES的小伙子们不仅创造S赛首个让二追三历史的时间点,同时也在瞬间刷爆了微博、知乎的热搜榜。

  

  

  10月17日的那个晚上,即便是平时不怎么玩游戏的人,也多少能够感受到千里之外来自魔都的热情。

  

  

  FNC已经是LPL的老对手,电竞豪门EDG、RNG都曾多次在关键战中负于过他,这次的险胜不免让我们回忆起LPL赛区曾经的无奈与辛酸。这背后,写满了属于LPL赛区的无奈和心酸,不能不说是一种巧合。但类似LPL曾经的心情,即便放眼整个中国电竞,却也是一种司空见惯。

  

  

  Part.1 缘起

  

  

  今天的我们,已经逐渐习惯游戏乃至电竞,成为自己生活的组成部分。就在20年前,游戏在中国还被普遍视作开发智力的工具,而电竞更是作为一种颇为新奇的玩意,吸引无数心怀梦想的年轻人投身其中。

  

  

  2000年,年仅14岁的孙立伟,在《星际争霸》一场比赛的现场,以观众的身份击败当时如日中天的“天皇巨星”Grrrr,让当时的中国电竞爱好者们看到了希望。许多年后,被大众誉为“RTS天才少年”的孙立伟,其ID“xiaOt”将在中国电竞史册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

  

  

  但也就是同一年,《光明日报》刊出《电脑游戏,瞄准孩子的「电子海洛因」》一文,掀开了传统媒体炮轰游戏和电竞的序章。虽然文章今天看来漏洞百出,虽然作者自称一夜之间学会《魔兽争霸3》并击败很多高手,虽然许多年后作者也承认内容基本都是杜撰,虽然……虽然有太多的虽然,但这篇文章依然在国内一石激起千层浪。

  

  

  尤其对于刚刚起步的中国电竞来说,这个结果更是毁灭性的。毕竟对于很多父母而言,把孩子成绩不好的责任归咎给游戏,总比承认自己教育失责要简单的多。

  

  

  即便是四年以后,“RoketBoy”孟阳在升技长城百万DOOM3挑战赛中斩获冠军,成为历史上首个收获百万奖金的本土选手;

  

  

  即便是“SKY”李晓峰在2005年和2005年两度卫冕WCG魔兽争霸项目世界冠军,身披五星红旗的照片至今仍是经典;

  

  

  即便电子竞技吸引了无数关注的目光,其所蕴含的商业潜力可能远超大多数的传统行业,一旦激发将带来无法想象的经济效益和工作岗位。

  

  

  但当时外界对于电子竞技的看法,却依然简单停留在“电子海洛因”和“玩物丧志”,以至于连央视想要采访孟阳和李晓峰的计划都被无限制延期,成为那些年中国电竞无数的遗憾之一。

  

  

  Part.2 挣扎

  

  

  主机暂时被禁售,游戏节目一度告别电视,但电子竞技的种子却已然种下,只需一场春雨的滋养,他就能开枝散叶。

  

  

  2008年,此前在游戏领域默默无闻的腾讯,凭借日后被戏称为“四大名著”的头部网游击败盛大,坐上了本土游戏产业头把交椅。虽然今天的玩家喜欢以“黑腾讯”作为游戏圈的政治正确,但对于中国电竞而言,微妙的变化也恰在此时开始。

  

  

  同一年,一位名叫马力的年轻人服役于当地一家网吧战队,但连基本工资都没有,所以只能靠打《穿越火线》赚奖金赖以为生。过着“一个小房间,三张上下铺,五个人睡”,每天除了吃喝拉撒其余时间都泡在网吧里和队友训练的生活,连去外地比赛都要认真计算奖金够不够路费。

  

  

  幸运的是,这样的日子并没有过太久。仅仅一年后,腾讯带来首届百城联赛——这是当时国内规模最大、覆盖面最广、参赛选手最多的电竞赛事,之后的CFPL更是中国电竞历史上第一个遍及全国的专业联赛。

  

  

  作为首届百城联赛的冠军,马力不仅收获了“高达”5万元的奖金,其后更以“白鲨”这个ID成为《穿越火线》首个明星级选手。除了白鲨之外,有相当多的职业选手待遇,也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改善。最直观的,便是进入CFPL之后至少有保底的基本工资能拿,选手不用再单纯依靠成绩“看天吃饭”。

  

  

  也是这一年,2009年的DNF亚洲争霸赛上,被誉为中国“第一剑魂”的孙亚龙(当时ID剑舞の红颜笑)两次拿下个人赛亚军。虽然奖金相对可观,但被国内DNF视为“抗韩英雄”的他,依然能从赛场内外的方方面面,真实感受到了当时中韩电竞间的巨大差距。

  

  

  很简单,当中国电竞选手还在为了生活而苦恼,每天泡在黑网吧摸索怎么打更好时,我们的韩国邻居已经有了极为完善的训练体系。韩国的电竞选手有了包括生活、战术设计、健康监测在内的全部后勤保障,所有这一切只为一个目标服务:赢下比赛。

  

  

  数年之后,离开DNF圈子的孙亚龙,以“xiaoxiao”这个ID进军刚刚进入中国的《英雄联盟》项目,并加入了被“校长”王思聪接盘的iG战队。巧的是,孙亚龙他们隔壁的iG《DOTA 2》分部,才刚刚拿下了Ti2总冠军。

  

  

  此时纵观整个行业,商业化和专业化程度都严重不足的中国电竞,依然需要更多蜕变的机遇。也因此在2013年和2014年,拥有“天才少年”UZI的皇族,虽然和队友们两度杀入《英雄联盟》全球总决赛的决赛,但一次面对“大魔王”Faker和SKT铩羽而归,一次又被“银河战舰”SSW毫无悬念的击溃。

  

  

  成绩不佳的答案也很简单,不是选手不够刻苦,而单纯是体系的全方位落后。

  

  

  也就在此时,一位名叫孙一峰的选手,选择将自己的ID改为“F91”。这年,他虽然被业内誉为“中国虫王”,但直到退役也未能收获大型国际赛事冠军。不过,日后F91将在另一个领域,继续为中国电竞贡献力量。

  

  

  Part.3 变化

  

  

  走进中国之后,《英雄联盟》的人气可谓是与日俱增。渴望能让这款“国民MOBA”创造更多价值的腾讯,开始进行更多的探索与尝试。于是乎,他们参考自家当时已经日趋成熟的《穿越火线》赛事经验,腾讯为《英雄联盟》构筑了从业务网吧赛到LPL职业联赛等不同阶层的赛事体系。

  

  

  所以今天,不论屏幕前的你是否愿意承认,《穿越火线》乃至《英雄联盟》对中国电竞专业化和商业化的贡献,注定是绕不开的话题。

  

  

  当年,国内的电竞大环境和整体行业底蕴尚缺,依然在默默积累。配套产业和服务团队的缺失,曾经导致LPL的第一批职业选手的征途,简直如履薄冰般的坎坷——哪怕已经付出了常人无法想象的努力。

  

  

  毫无疑问,明知不可为而为之的早期选手,是中国电竞当之无愧的英雄。可梦想和希望,不是仅仅单纯依靠勇气和坚持,就有机会实现的。

  

  

  但正所谓不在沉默中死亡,那就在沉默中爆发。今天,已经有很多心怀梦想的年轻人发现,如果自己真的想要进入电竞行业工作,可能未必需要极高的游戏天赋。因为越来越多的新变化,很快就出现在LPL乃至中国电竞当中。

  

  

  2017年,刚刚从中国传媒大学毕业不久的余霜,以双语记者的身份亮相《英雄联盟》的舞台。凭借着过硬的业务素质,余霜被粉丝普遍视为LPL的“牌面”,这意味过去游离于行业边缘的女性从业者们,开始在台前幕后扛起了中国电竞的半壁江山。

  

  

  已经正式退役的“xiaoxiao”孙亚龙,则转行成为一名游戏主播,并与几名好友搭伙组建今天大众耳熟能详的“德云色”。插科打诨又不失专业性的解说风格,让他们迅速成为一道靓丽的风景线,每逢重大比赛都有海量观众涌入直播间。

  

  

  同样选择退役的,还有当年的“xiaOt”孙立伟,他回到武汉老家创办了eStar电子竞技俱乐部。这位曾经的RTS天才少年,如今成为《王者荣耀》KPL联赛鼎鼎大名的“T将军”,而eStar也于去年相继拿下春季赛总冠军和王者荣耀历史上首个世界冠军杯冠军。

  

  

  还有“F91”孙一峰,他携手挚友“小色”黄旭东组建“SCboy”,为一度衰败的中国《星际争霸》项目保留了最后的火种。

  

  

  通过他们的事例不难看出,中国电竞已经从早期爱好者们的用爱发电,逐渐向专业的传统体育模式靠拢,即行业对相关专业人才的需求正在变得更加多元化。更重要的是,虽然电竞行业更加残酷,但相比于传统行业它要更加年轻,也因此要更为包容——这意味着只要你怀有一技之长,就有机会进入电竞行业。

  

  

  Part.4 巅峰

  

  

  几代人的努力化作春雨,中国电竞终于迎来了开花结果的时候。

  

  

  2018年,曾经为中国《DOTA 2》摘得Ti首冠的iG电子竞技俱乐部,又一次帮助《英雄联盟》拿下期待8年之久的S赛总冠军。

  

  

  同一年,中国代表团在雅加达亚运会三个电竞项目中,以2金1银的战绩引得全中国为之侧目,甚至吸引包括人民日报、央视新闻在内的众多传统媒体争相报道。就在短短一年之后,FPX战队再度拿下S9全球总决赛冠军,帮助LPL成功卫冕。

  

  

  虽然在更多的项目里,我们的电竞选手还需要继续发力,但这些已经收获的冠军毫无疑问已经证明:中国电竞已经形成领先于国外同行的成熟产业链。这是一个可以带动线下实体经济同时发展,甚至让上海这样的国际化都市都将“打造电竞之都”写入城市发展白皮书的朝阳产业。

  

  

  毫无疑问,如今电竞在当代中国年轻人当中,已经成为不可或缺的重要组成部分,并成为重要的经济润滑剂。

  

  

  一个简单的例子,在“SKY”李晓峰和“RocktBoy”孟阳为国出征的那个年代,电竞选手的赞助和支持还依赖于硬件或外设厂商。而到了今天,Nike、宝马、LV这些曾经无法想象的顶级品牌,主动伸出橄榄枝想要成为中国电竞的合作伙伴。

  

  

  而变化,还不仅仅于此。

  

  

  2019年,传奇选手“Clearlove”明凯宣布退役,他从老朋友“阿布”姬星手中接过执掌EDG的教鞭——后者曾以教练身份,率领中国代表团摘得雅加达亚运会《英雄联盟》项目金牌。

  

  

  这样的身份交接,意味着电竞在中国不再是吃青春饭的一锤子买卖,而是一个可步入良性循环发展的事业。职业生命周期只有2-3年的电竞选手,在退役之后普遍有了更好的去除,他们可以选择去读书深造,或是继续为电竞产业服务。

  

  

  当年一石激起千层浪的“电子海洛因”和“玩物丧志”说辞,如今也越来越少被提及。主流社会,已经可以用更加理性的视角和态度,去看待游戏和教育之间的关系。而那篇《电脑游戏是瞄准孩子的“电子海洛因”》和它的作者,也和杨教授一样被年轻人所唾弃。

  

  

  事实上,游戏和电竞,从来就不是什么洪水猛兽,就像当年的武侠小说、动画片一样。偏见,曾经让我们错过了太多太多,以至于需要付出更多去追赶。也因此,希望中国电竞已经逐渐实现超越的2020年,我们的战队能够在S10全球总决赛上,将冠军奖金继续留在中国。

     吉林青鸟电竞学校,转自网络,如有侵权立即删除



即刻提交我的专属需求

Copyright © 2017-2025All Rights Reserved.